北京农家院网 >> 农家乐新闻 >> 让“农家乐”活起来

让“农家乐”活起来

"吃什么,怎么吃,到哪儿吃?"

一到周末,北屯市民张智便约好朋友享受休闲生活,但却为"吃啥"犯愁。北屯市就那么大地儿,不管是高档酒店还是大排档、路边摊,张智和朋友们或多或少都光顾过,这关乎"吃"的问题,让她犯了难。

有朋友建议去"农家乐",但北屯市周边的"农家乐"大多去过,给她留下印象的并没有几家。最后,他们决定驾车去十师一八八团乌伦古湖湖畔的"农家乐"吃鱼。

近年,随着城镇化进程加快,作为新兴旅游休闲度假方式的"农家乐"在十师、北屯市周边团场遍地开花,但这些以农家院、农家菜为招牌的"农家乐"大多比较简陋,绝大部分是团场职工从农业向第三产业转移的产物,布局分散、旅游参与的互动性不强、农家味儿不浓、环境卫生差。

老板们对于"农家乐"的认知,也大多停留在"农家"这个基本的概念上,但是,"农家"二字在"农家乐"蜂拥出现时已经弱化,吸引力也在减弱,吃过即忘,因此,等待职工们的会不会是另一场冒险?

“农家乐”还能否增收

一八一团克木齐社区距离北屯市近50公里,距216国道和217国道、阿勒泰机场不足10公里。这里是十师、北屯市周边团场中最著名的"农家乐"营地。

要么靠近城镇、要么靠近交通要道,这是"农家乐"开起来必要的条件。克木齐社区"农家乐"的红火,主要是瞄准了附近机场往来的宾客以及从喀纳斯旅游后回程的旅客。这一目标定位,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农家乐"的规模、规格档次。现在的克木齐社区"农家乐"数量已经从最初的2 家增加到现在的9 家,既有农家味浓郁的"和兴""农家乐",又有颇具休闲山庄气势的"农家大院".

"开'农家乐'赚钱,不要求多豪华,菜做得好就行。"在采访中,"和兴""农家乐"老板张兰英说。能赚钱,没门槛,几乎成了"农家乐"遍地开花的重要助推力,"农家乐"也从城郊镇郊蔓延到了各交通要道,甚至蔓延到小连队。

在距克木齐社区北部不到5公里的一八一团二连连部周围,20多个农家小院整齐地排列着,绿树红墙,清洁优雅。

该连职工崔玉荣的"玉荣""农家乐",便开在她家的四合小院里。崔玉荣将"农家乐"的"农家"二字发挥到了极致--家用厨房就是"农家乐"的厨房,家里的客厅就是客人休息的客厅,餐厅是她加盖的两件小屋,至于设施,仅有两张大圆桌。

崔玉荣的"农家乐"2012年开业,在当地属于"后起之秀".夫妻俩本有40 亩承包地,但连续多年亏损。连队领导建议他们开个"农家乐",夫妻俩便投资近3 万元,添置了些厨具、餐具,开始了"农家乐"的营业。

崔玉荣说,目前生意还不错。二连鼓励职工在连队开"农家乐".据记者调查,目前,在北屯市周边团场有大小"农家乐"近50家,并且这一数量还在增加。你开我开大家开,不知"农家乐"还能不能挣钱,真让人犯嘀咕。

正当崔玉荣等职工急于跨进开办"农家乐"的大门,张兰英却想将"农家乐"转手。"干了近20年,累了。"张兰英说。

1994年,张兰英借了1200元在克木齐社区开了第一家小饭馆,面积30平方米,"和兴""农家乐"的雏形诞生。张兰英用"曲折和心酸"来概括这些年的经历。

最初几年,张兰英压根没有赚到钱。后来,她把小饭馆搬进了小果园,并扩建了新房,种上了果树、花草,逐渐形成了规模。2008年前后,张兰英的"农家乐"成为克木齐社区最大的一家,生意鼎盛时一天最多接待过30多桌客人。

从2008年至今,周围又陆续开了8家"农家乐",张兰英的"农家乐"规模逐渐缩小,生意大不如前。而开在门对门的"农家大院",宽敞、整洁、大气的院落以及酒店般的豪华装修,截住了往来大部分客人。

"不管怎么做,'农家乐'的精髓还在于田园本色,"张兰英说,过去,"农家乐"是城里人到乡野来体验乡村风情,主要是吃农家味;以后,就不能仅仅停留在"农家"概念上,还需要把城市生活的一些消费理念移到乡间,否则,传统意义上的"农家乐"难续辉煌。

不能光有“农家”没有“乐”

尽管张兰英已经认识到了"农家乐"的消费理念必须更新,但是她已无心经营。

对于刚尝到甜头的新老板们,则更愿意倾注大量心血和投入大量金钱。"农家乐"不再是小树林里建蒙古包,路边搭帐篷,菜园摆桌子,这已成为业内人士的共识,但对"农家乐"到底拼的是什么却莫衷一是。

一八八团三连"北国之春"老板孙文斌说,鸡鸭自己喂的、蔬菜自己种的,无污染无公害,菜品价格比较实惠。这的确也是大多数顾客光顾的理由,但是对于"农家乐"的经营者来说,"农家"的概念和模式太容易复制,同质化竞争难以避免,市场难有保障。

位于乌伦古湖湖畔的"川英子""农家乐"经营者牛英说,她家的特色就是"农家口味","湖水煮湖鱼"是其他"农家乐"难以相比的。

姬晓怡经营"农家大院""农家乐"不仅拼农家概念、菜品价格,他更注重对就餐环境的美化和亮化。"农家大院"红色的屋顶、米黄色的外墙上绘制的传统农家画,葡萄架长廊和苹果林让人眼前一亮,干净整洁的环境,雅致的装修也让"农家大院"在阿勒泰地区小有名气,每天光顾的客人一拨接一拨。

两年前,姬晓怡辞掉了在乌鲁木齐高档酒店的厨师工作,回家开起了"农家乐"."农家大院"面积近400 平方米,是普通"农家乐"的几倍,并且"农家大院"的功能也进一步延伸,不仅可以接待普通食客,还接办红白喜事宴席,最多可容纳200 多人同时就餐。"农家大院"里还配备有自动麻将机、KTV 点唱,酒店式装修与农家气息紧密地融合了。

记者了解到,"农家大院"生意最红火的时候,每月营业额可以超过20 万元,堪比一般酒店。尽管已经走在"农家乐"进化的前列,但姬晓怡还有更大的野心。他计划再买一个院子,将"农家乐"改造成一个吃喝玩乐为一体的休闲山庄,让"农家乐"再升级。姬晓怡说:"一些客人喝酒后需要休息,但是没有客房,或者是客人想玩乐,我们又没有设备。"客人源源不断的需求成为"农家大院"不断升级的动力。

"'农家乐'不是小饭馆,不能光有农家没有乐!"姬晓怡说。

如何让“农家乐”淡季不淡

随着秋季来临,最红火的"农家大院"也降了温,而在乌伦古湖湖畔经营"农家乐",随着去喀纳斯旅游的游客数量减少,提前进入"休眠期".

如何让淡季不淡,成为"农家乐"经营者必须思考的问题。但对于那些设施简陋的"农家乐"经营者来说,这一问题比经营性问题更为严峻。大多数"农家乐"的老板是团场连队职工,开办"农家乐"也是为拓展增收渠道,如果不能变冬闲为冬忙,可能又会和过去一样,夏天赚钱冬天花--忙半年,闲半年。

将小院改建成休闲山庄,是不是就能延长营业时间?这是姬晓怡心中的疑问,但是否奏效还不得而知,毕竟,改建和扩建都需要大量资金投入,如果不能改善冬季的经营状况,投资如同打水漂。

然而,郑建文、朱英等人的忧虑还不仅是冬季的来临,而是将来政府对乌伦古湖的开发。他们得知,"农家乐"所在地将被开发成旅游地,旅游式酒店等项目会逐步进入,到时候,他们又该何去何从?

姬晓怡的担忧不多,因为2012年他曾主动找到了当地的旅行社,希望能把旅游团带到克木齐社区,并把自家的菜肴挂在了旅行社的网站上。他希望和团购商合作,将他家的"农家乐"推向更广的市场。

"'农家乐'一方面是随着兵团城镇化发展加快,人们生活水平提高的需要而出现;另一方面,其较低的门槛和准入资格,很好地为城郊、镇郊职工提供了一个新的增收渠道,值得提倡和鼓励。但政府、团场应积极引导'农家乐'办出特色,提供服务和相关技能培训,提升'农家乐'经营者的服务水平和市场开拓能力。"针对"农家乐"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经济专家强始学说。

点击量: 发布时间:2013/10/23 16:05:16
最新农家乐新闻
肥西县考察团赴浙江考察学习农家乐发展经验
邗江区启动“寻找农家乐美食精品”活动
商南举办农家乐烹饪技能及礼仪知识培训班
大化举办“农家乐”培训班
开化杨林镇友好村琪琅山10户农家乐集体开张
乌鲁木齐评出最有味的星级农家乐
招远对100余家“农家乐”场所进行检查
江安:火了农家乐 富了农家人
农家乐新闻推荐阅读
切到“忙族”消费痛点:城边农家乐躺着也赚钱
北京食药监局规定:农家乐不得散养活禽
乡村农家乐 赚钱也疯狂
探索农家乐模式遇瓶颈,待流转细则出台
告别粗放经营 农家乐融入乡村旅游
农家乐的未来 整体规划打造群体效应
商南着力打造"农"味农家乐品牌
全球都爱农场度假 国外“农家乐”什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