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农家院网 >> 农家乐新闻 >> 农家乐经营 >> 宁波:农家乐大“热”之中寻大“乐”

宁波:农家乐大“热”之中寻大“乐”

在刚刚过去的国庆长假里,市民纷纷到山清水秀、环境优美的乡村去亲近自然,体验乡村民俗风情。

城里人回归自然的渴求,带火了“农家乐”,也让农民多了一条致富的新路子。

而在一番热闹之后,我们也从中看到,“农家乐”一般是“赚两天养五天”,并且,“同质化”竞争越来越明显。

如何让宁波的“农家乐”发展得更加平稳顺畅,让农民在这第三产业中真正获得实惠,同时,又能让游客享受到质优的特色之旅?如何打造特色乡村游并让其迈上一条可持续发展的路子?

这些,就是我们此番采访的主因。

现状:红红火火“农家乐”

在今年国庆黄金周里,奉化市溪口三石农庄负责人赵华助不知道接了多少个电话。

“都是联系过来游玩的,每天都有几十个。”回忆起那几天的情形,赵华助笑得合不拢嘴,“生意忙得要命,前一拨人还未离开,后一拨人便蜂拥而至。”

赵华助的农庄,在今年国庆黄金周期间,推出了富有地域特色的社戏节目,邀请宁波各地优秀达人登台表演,使游客大饱眼福。8天长假,赵华助每天接待游客超过1500人。

“农家乐”的火爆也让余姚四明山镇梨洲村的春蕾农家乐经营者翁苏娣笑开了怀。

今年国庆长假期间,店里面十几张桌子,每逢饭点都是坐满的,“稍微晚点就只好等前面的客人吃完了。”镇上的其他“农家乐”,也基本如此。

据记者了解,今年国庆黄金周期间,宁波周边乡村迎来了众多举家郊游的市民。几个主要乡村度假休闲区的游客比去年同期增长50%以上。

记者手头一份统计资料显示,长假的8天间,全市上规模的“农家乐”共接待游客145.95万人次,营业收入达1.2393亿元,比上一个黄金周分别增长48.99%和154.6%。

其中,宁海“农家乐”接待游客30.8万人次,创下全市游客数之最;北仑“农家乐”营业收入达5600万元,成为全市最大的赢家。

自从2006年全市“农家乐”休闲旅游业现场会以来,宁波农村休闲旅游业从无到有,有如燎原之火。

截至今年6月底,全市“农家乐”拥有餐位6.58万个、床位1万多个,农家乐特色村(点)126个。其中,省级农家乐特色村(点)28个,五星级经营户(点)9家,四星级经营户(点)3家,三星级经营户(点)61家,创建省级精品项目8个,省级休闲观光农业示范园区12个,精品旅游线路2条。

今年上半年,全市“农家乐”接待游客848.39万人次,实现营业收入7.35亿元,同比分别增长27.5%和19.4%,直接从业人员1.3万余人,间接从业人员3万余人。

目前,“农家乐”休闲旅游业已成为农村经济的新亮点、农民收入的新增长点。

瓶颈:“农家乐”碰到了“拦路虎”

这几年来,宁波“农家乐”培育发展了一批环境资源优越、主题特色鲜明、乡村风味浓厚、经营服务水平较高的经营点,但也存在盲目跟风的迹象。

记者在采访中注意到,在现有的“农家乐”中,经营项目单一,同质化竞争,卫生条件不好,已成为制约“农家乐”发展的最大瓶颈。

在鄞州区塘溪镇童夏家村,“农家乐”店主童女士告诉记者,6年前,她在附近山坡上用茅草、毛竹搭建了“农家乐”店面,把自家住的土房改造成出租屋,直到2010年,生意都算不错,每逢中秋、国庆或是初春时节,一天要宰三只山羊,杀七八只土鸡招待客人。此后,看到有钱可赚,村里的“农家乐”如同雨后春笋,一下子复制出10家之多。竞争激烈了,童女士的生意就大不如前。

事实上,我市大部分“农家乐”都面临着“冷热不均”、“看日子吃饭”的难题。每年过了10月份,步入旅游淡季,到郊外山区的游客就更加少了,不少“农家乐”只好关门歇业。

经营项目单一,限制了“农家乐”的发展。记者采访中遇到“候鸟老人”王女士和她的老伴。王女士告诉记者,退休以后,她和老伴每年7月底到11月初都会到各地农村租房住,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吃吃农家饭。但时间长了,花样老是一成不变,难免让人厌倦。

“最多加上打牌、钓鱼,活动项目几乎千篇一律。对于像我这样既不打牌又不钓鱼的游客,去‘农家乐’恐怕只剩下吃饭了,对旅游产品的深层次开发非常缺乏。”王女士坦言。

在走访中,记者发现,不少经营者认为城里人来乡下只是图吃个新鲜,于是将提供乡土特色的“农家饭”等同于“农家乐”,从而陷入类型单一的低层次重复开发。遇上节庆,一些经营者“后方空虚”,临时去菜场买菜回来,价格也不便宜。长此以往,“农家乐”不仅少了“农味”,更无法给自己带来核心竞争力。

采访中,不断有游客向记者抱怨一些“农家乐”的餐饮卫生状况。比如,餐桌上铺的是一次性塑料纸,提供的是包装破损的一次性筷子,餐具也没有消毒;餐馆厨房设备简陋,排污排水通道不畅,各种生活用水随意排放,生食熟食混合放在一起;饭后更是杯盘狼藉,一地骨头和纸屑。服务员顾不上打扫,后来的顾客只得在满地零碎的垃圾中继续就餐。

值得注意的是,一些普通的农家餐馆也摇身变成了“农家乐”。由于缺少行业监管,一些地方恶性价格战等问题也开始显现。有的农户为抢游客,开价十分悬殊,比如柿子、樱桃等水果采摘,一斤差价达到了二三十元。同时,随着前去游玩的人数增多,污水垃圾处理以及消防安全等方面的问题也有不少。

交通不便也是一个很大的制约因素。“现在来的大都是自驾游游客。”慈溪一家“农家乐”的经营者表示,除少数几个地方,目前大部分乡村游景点都没有直达的公交车,而景点附近的出租车也很难寻觅。

期待:“农家乐”如何更上一层楼

采访中,一些旅游工作者和专家认为,目前在乡村旅游的开发中应积极采取多种措施,尽量避免一窝蜂、服务低端、内容同质等现象,因地制宜,开发有特色、有个性、适应不同游客群需要的深度乡村旅游产品。

资深驴友陈吉浩告诉记者,今年国庆黄金周期间,他的几个外地朋友来宁波,由于到达的时间比较晚,等他们途经余姚四明山镇的时候,家家“农家乐”都是客满,他们居然订不到中餐。这让陈吉浩一行很是扫兴。

“这固然显示了‘农家乐’的生意兴隆,但也暴露出‘农家乐’接待能力的有限和信息发布的不对称。如果在旅游旺季时,相关部门或者行业协会是否可以及时、集中在报纸、网站等媒体发布一些‘农家乐’的预订情况与预警信息?事情做好了,可能就不会出现这种让兴冲冲赶来的游客扫兴而归的尴尬局面。”

浙仑海外旅行社副总经理汪结全认为,和几年前相比,现在的“农家乐”无论是从硬件设施上还是从服务质量上都有了很大的提高,但不少“农家乐”依旧停留在本地市场以及回头客。要想将“农家乐”推向更广阔的外地市场,旅行社应该有所作为。但由于宁波不少“农家乐”还处于重复模仿,缺乏创新,经营理念雷同化,旅游产品单一的现状,很难以规模化、系统化的形式向外地推出。如果能结合当地文化旅游资源,注重宣传造势,组建“农家乐”联盟,打包成“一日游”、“二日游”,甚至更长时段的旅游套餐,向外推出,还是很有发展潜力的。

“缺乏统一规划,乡村旅游人才缺乏,是‘农家乐’面临的最大瓶颈。”浙江万里学院文化与传播学院陈万怀老师称,“建议有关部门要加大力度培养专业旅游人才,延长旅游链条,将节庆活动的文化性与体验性、娱乐性、趣味性充分结合,给旅游者更大的空间。”

“我市已进入‘休闲旅游消费全民化’阶段,休闲旅游业发展将继续处于高速增长期。”市农办经发处处长吕坚告诉记者,“目前,宁波‘农家乐’休闲旅游业出现了市场细分化,从观光型旅游向度假型旅游转变,追求个性化和参与性等趋势。”

在他看来,宁波目前的乡村旅游要想进一步发展壮大,应该将众多零散的“农家乐”汇聚起来,集聚化、产业化将是乡村游发展的必然趋势。

记者近日从市农办获悉,“十二五”期间,我市将引导乡村旅游进行整体的规划定位、项目建设,发挥自身特色,形成集群效应。

就在今年上半年,宁波市发布《农家乐休闲旅游特色村(点)建设与服务规范》标准,为我市农家乐特色村(点)及星级经营户的认(评)定提供了依据,以此促进“农家乐”良性发展。

而据记者了解,我市农家乐旅游协会也有望在今年成立。

探路

记者在采访中注意到,宁波很多的乡村游景区已认识到“农家乐”所遇到的问题和瓶颈,开始思考如何更好地定位。

江南古村韵味悠长

天宫庄园位于鄞州区下应街道湾底村,至今仍完整地保留了西江古村的历史风貌:古村落群、老戏台、老店铺、水街等江南特色怀古建筑……

“今年9月30日至10月7日,几乎每天都有来自市中心城区及镇海、象山、北仑等地学校组织学生前来游览。”天宫庄园旅游休闲有限公司总经理蔡国成告诉记者,即使不是节庆,平时周末天宫庄园也有很多市民及外地游客自驾前来,烧烤、垂钓、品尝农家菜,徜徉植物王国,漫步田园,尽情享受田园风情带来的乐趣。

在西江古村的大院里,来自上海的游客王良友告诉记者,“中午我们吃了白斩土鸡、烤毛豆、番茄炒蛋、清炖鲈鱼、辣子田螺等农家菜,虽然烹饪方法不如酒店里那么花哨,但用料十足,原汁原味。”

王良友说,在饭前散步时,他发现这里除了有手工作坊、古院落,还有老戏台、水街商铺等其他明清特色建筑群,不仅可以品小吃、听老戏、赏水景,还可以参与汤果、年糕、米酒等的手工制作。

“刚才,我和老友还在老屋天井里玩起了滚铜钱、打弹子、转陀螺、踢毽子等经典老游戏,重温了一把以前孩童的乐趣。”王良友对此次乡村游很满足。

事实上,这几年,湾底村的宁波服装博物馆、宁波非物质文化遗产展示中心、沙文汉和陈修良档案馆等一批文化项目的落户,丰富了景点的文化内涵。

“双林农居”,让闲置农房变成旅舍

“垒起七星灶,铜壶煮三江;摆开八仙桌,招待十六方。”《沙家浜》里的这句唱词在如今的桥头胡街道双林村已成为现实。

村民的家成为了“双林农居”,村民则当起阿庆嫂,迎来送往,招待各方来宾。可以说,“双林农居”成为宁波乡村旅游的一种特有的新模式。

10月10日,尽管国庆黄金周已经过去,但记者却发现在宁海县桥头胡街道双林村的一号农居门口依旧停满车,农居里不时传出人们的欢声笑语。

“这里的菜很好吃,老板人也很好,我们在这里已经住了2天了。”走进一号农居,正在这里就餐的几位北仑游客向记者夸道。

胡满萍,是双林村第一批成立农居的村民,她见证了双林村的新农村建设和旅游业的变化。

“2003年,双林村旧村改造,95%的村民造起了别墅式新家,但村民都在外打工,新家变成了闲置农房。”胡满萍说,“2006年,三麓潭山庄吸引了远近游客前来,给村里带来客源的同时也带来了商机。”

2010年,双林村在桥头胡街道党工委的支持下,开办了10家“双林农居”。2011年,村里与上海旅游网成功签订了保底营销合作协议,每户“农家乐”每年可得到一笔“保底租金”,多赚的再跟旅游网分成。目前,双林村已有14家农居、200多个床位。

走进一号农居的厨房,记者看到,窗明几净,柜台上洗盘区、烧菜区、半成品区等逐一分开。橱柜都擦得很干净,农家特有的大灶台贴上了白净的瓷砖,上面抹得没有油腻灰尘。“菜是自家种的,厨房也要干净,这样客人们才吃得安心。”胡满萍笑着说,“村里还规定了农家菜的规格,避免了农居之间相互压价的行为。”

问起今年国庆黄金周的收获,胡满萍露出了笑容,“假期前一天家里8间卧室全部住满了,但还有不少游客想要住进我家来,我只能推荐他们到别家农居住宿。”

“现在我们每月可以赚到1万多元,这是过去做梦也没有想到过的。”胡满萍乐呵呵地说。胡满萍忙得不可开交,但是她的心里却像蜜一样甜。

胡满萍告诉记者,到“双林农居”投宿的城里人七成是上海人,两成来自宁波市区,剩下的则是温州、台州等地的旅客,“他们节日期间拖家带口来宁海游玩,体验乡村风情。浙东大峡谷、宁海森林温泉、前童古镇等景点是游客的主要去处,但景点附近住宿的地方要么太贵,要么没有,‘双林农居’就成了他们的理想选择。”

“城里的游客很喜欢这样的房子。”负责双林村“农家乐”开发的村党支部书记林光成说,“农居被改造成旅舍后保留了很多农家韵味,游客可以自己动手烧农家菜,也可以在道地的菜园里荷锄种菜,享受原汁原味的农家生活。”

城里人“入乡随俗”,也让村里的“空巢老人”感觉热闹多了。游客们也常常和村里老人拉起家常。而这些淳朴的老农也力尽地主之谊,纷纷捧出土特产招待这些“新邻居”。

80多岁高龄的村民林老伯说,“以前总是站在村口,只想儿女回家。现在有了城里的朋友来串门,也就不觉得冷清了。”

渔文化成“渔家乐”主打产品

今年国庆长假期间,每天都有几辆挂着外地牌照的旅游大巴,缓缓驶入颇具规模的象山石浦东门“渔家乐”一条街,车上的游客会惊讶地发现:在长约千米的堤岸上,挂有“王老大”、“乐老大”、“洪老大”、“陈老大”等“老大”系列招牌的“渔家乐”宾馆、饭店一家紧挨一家。

“东门渔村吸引游客靠的不仅仅是正宗海鲜,现在出海垂钓、捕鱼,甚至连出海小常识都成了我们渔村吸引游客的秘诀。”东门渔村村支书张德兴笑着说。

张德兴指了指码头上停泊的几条渔船说:“这些船不是以捕鱼为主,而是专门用于接待游客,让城里人到海上钓鱼,体验一下渔民的生活。”

据张德兴介绍,经营这些渔船的都是石浦镇东门渔村的船老大。这些渔船都是由已报废的生产性渔船改造而来。船老大将这些渔船拆解,再按照休闲功能重新打造,用于接待游客。

新的渔船,外形看起来与一般渔船没有两样,但内部结构完全不一样。记者登上渔船,看到有餐厅、观光台、卫生间等设施,并使用了防火材料。

“中国渔村、渔港古城等景点都在东门渔村不远处,一小时内可以到达。”刚从象山多个景点游玩归来,特地赶到东门渔村吃饭的驴友施云笑着介绍起周围的景点。

东门渔村一共有渔家休闲渔船4艘,其他钢制渔船8艘,可一次组织200余人出海垂钓、捕鱼、观光,并由有经验、有执照的渔民带领。在海边,还有热情的渔嫂手把手地教游客织渔网,同时传授游客一些出海的小常识。

2007年东门渔村的“渔家乐”建立以来,名声越来越大,平日里游客不断。在刚刚结束的黄金周,东门渔村的“渔家乐”日日爆满,100多个餐位、64个床位基本没有闲置的时候。在现场记者也看到,很多外地慕名而来的自驾散客为了吃一顿正宗的象山海鲜,甚至愿意花两个多小时排队等候。

点击量: 发布时间:2012/10/15 10:04:57
最新农家乐经营思路
乡村游:致富新路如何越走越宽?
大理乡村旅游发展研究
关于门源乡村旅游业发展的几点思考
江宁拉长乡村旅游“短板”的三条策略
重庆农家乐打响"卡位战"
闽台专家建言厦门乡村旅游发展
宁波:乡村游宜打造区域化品牌
中国第一家农家乐的发展之路
农家乐经营思路推荐阅读
龙泉农家乐老板堆雪人20元一个热销!
古北口徐正权农家院的生意经:淳朴的味道
厦门一农家乐网上招募17名股东!
中国第一家农家乐的发展之路
上海的创意乡村游
安吉章村农家乐探索新模式
农家院不能丢了农村的那股子“土味”
山西:为啥游客没能从农家乐中找到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