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农家院网 >> 京郊风景区 >> 密云水库 >> 密云水库旅游全攻略

密云水库旅游全攻略

密云水库及其周边是密云县的重点旅游景区。密云水库为亚洲最大的水库,有“燕山明珠”之称。环库公路两侧植有茂密的树林,车行其间空气清新、满眼葱绿。水库大坝上可观浩淼水景,攀山登峰,更可见塞外风光。水库周边的民俗村将在未来几年内以“渔”为特色发展旅游,届时可在农家院品尝味道鲜美的密云水库鱼。

淘色--密云水库静若处子的环库风貌

以密云水库为中心,密云早已开发出东西环线景观带。东线是由长城环岛到古北口,60余公里长的公路两侧,茂盛的彩叶林树影婆娑;西线由密云县城上密溪路到黑龙潭,五座依次矗立的森林公园(五座楼森林公园)鸟声婉转。但今日之行旨在密云水库本身,沿途风光便匆匆掠过。

环库--随处是平静无波的温柔

要窥得一方水域全貌,最佳路线当然是环库公路。和官厅水库的粗犷不同,密云水库的环库公路显得更为玲珑秀丽。纤尘不染的水泥路仅有两车道宽,仿佛一条光滑的缎带。紧贴着路外侧是白杨,其后则各种树种交错,绵延伸张。偶尔有些许大朵的野花离了群,开到路边来,绚丽得让人惊艳。路内侧正对着密云水库,以铁丝网相隔,但每隔数百米便有豁口,以供进出。

密云水库是北京饮用水的主要供应点之一,早就以水质清冽闻名,如今远远看去,似绿似蓝,比绿叶的绿更轻,比蓝天的蓝更浅。有些角度,水面开阔,好似一望无边;有些角度,忽有孤峰自水中央拔地而起。

也曾在黑龙潭见过白河(密云水库拦截了潮、白两河),颜色混浊,水势凶猛,谁想到在这里,它却如此清澈,如此驯服。

绕湖大半周后,可到观景台。观景台是纵览水景的最佳地点,就位于水库中间地带,伫立于水面之上,前后左右皆空,视野极其开阔。水库工作人员介绍说,观景台是这几年开发旅游才建起来的,原本没有。站在台上极目远眺,目光所及之处均是青山碧水。这水,清凉而轻柔,没有风卷波浪,也没有污浊咸气,是属于平静无波的温柔,整个人也不由得轻飘飘了。

下了观景台,还可以到更贴近于水的河滩去。这需要附近的居民指路。紧贴着水库是没有村庄的,只有零零散散的人家,开办了农家乐的院落。他们非常热情,并且熟悉这里的每寸土地,所以能告诉你从哪里下到水边最安全。离开了公路,山路变得崎岖。纷乱的枝桠随时准备撕开你的裤管和袖口。这里最多的是栗子树,尚未成熟的栗子浑身尖刺,在枝头青着脸。行进良久,方能远远望见水面,蜿蜒的湖岸线伸张双臂。一大片牛群在缓缓吃草,摄影师想追过去给它们来几张特写。但无论怎么追,距离始终那么远,最后只能望牛兴叹一番。

的确,在这种彻底的自然环境中,因为视野过于开阔,路面过于曲折,反而失去了参照物而无法判断距离,徒耗脚力。

嬉村--村庄还待字闺中

几乎水库周边的所有村庄如今都打出了民俗村的招牌。但每个村还是有不同的特点。溪翁庄荞麦峪村离水库最近,位于密云水库副坝下,远远便能看见房屋上挂着的农家乐的牌子。村口是一片玉米地,村里多为平房,红砖所砌,可见当地的生活水平。在村中转了一圈,村民大多面无表情,与游客并无攀谈之意,看来商业化的程度还不高。与过去到过的一些成熟的民俗村相比,荞麦峪村实在乏善可陈,就是一个平凡的远郊村落,鲜有特色。村民说,村子本身有些历史,大概存在了百来年,但是老房屋几乎不见,也没有什么古迹能加以探访。惟有部分农家院里的碾子,据说可以提供推碾子的游戏。

石马峪村坐落在密云水库内湖之滨,整个村庄有五个自然村落,面貌与荞麦峪村相差无几。石马峪村靠近山林,村民很乐意领来客进山到他们的田地去。地里种着蔬菜水果,比如水萝卜、小油菜、菠菜、黄瓜、枣、栗子、梨、苹果等。村民说,刚摘下来的就可以送到厨房去做菜。白草洼村算得上是水库周边风景最美的村落,据村民介绍,村庄正是因为西山每逢夏秋之季便山草茂盛、秋季过后满坡呈白色而得名。这白色是缘于山上草木绒毛飘落而致。到村民口中所说的西山一行,果然风景秀丽清新,在山上望密云水库,真是静若处子,宛如嵌在群山之中。山腰上还有低头吃草的牛群,牧牛身上的铜铃,叮当地随着它们低头吃草或仰头憩息而响着。放牛人说,他们已在此定居数代,习惯了牧牛耕种的生活。尖岩村也在密云水库坝下,这个村落的特色是有大片果园,种有苹果、油桃、栗子、柿子、酸枣等山果可供采摘,村中的农家池塘可以垂钓,钓上来之后用铁架子做烤鱼,香味扑鼻。

将密云水库周边的村庄走览一番后感觉,与自然水景的美丽相比,这些村庄的人文魅力并没有发掘出来。这些村子仍然只是平常的小村,吃顿饭、住一宿可以,但是却没有什么其他令人留存记忆的东西。这好似一块面料名贵的衣服上,镶嵌了几颗做工粗糙的劣质石头,有点不相称。

攀山--五座楼上看水库全貌

对于一幅好画而言,往往山水相依,山与水相得益彰。

对一处能入画的景致而言,山水当然也断乎不可缺其一。从大坝上远眺,只见天水茫茫的湖面之外,群山巍峨,山脚下鱼船点点。山侧旁的各式建筑,隐现在青山绿水之中,是人工对自然的点缀。往白河大坝西北望,可见有一座山峰,海拔900多米高,名叫五座楼峰,山上筑有五座烽火台,屹立峰巅,气势雄浑。沿小径上山,山势陡峭,攀上山顶,但见“天外有天”,豁然开朗,水库全貌与塞外风光一览无余。

生活在这里 北京难见如此清水

●曹建新,45岁,“梦归然”农家园主人

“梦归然”的名字很诗意,建筑也十分别致。朴拙的篱笆墙上爬着藤蔓植物,像艳丽的触手轻轻抚平沉寂的泥垢。从拱形的月亮门进入,园内两棵老树,一张石桌,上刻围棋盘,有几片半黄半绿的树叶落在格子间。曹建新穿着很朴素,从古色古香的房间里走出来。“我是河北人,几年前来这里游玩,发现风景竟然是我梦见过的,一模一样,美极了。”于是有了这座“梦归然”。刚落成的时候,这里仅仅是老曹一个人的度假村。每天泡壶茶,悠悠然坐在院落里看看远山碧水,耳边没有车马喧嚣,鼻息间尽是凉爽湖风。但日子久了,老曹也希望有多些人来。遇到爱聊天的,能聊上个把小时。他说:“真的,在北京你再也看不见这么清的水了。”

来水库玩的人还是太少

●赵凤霞,40岁,荞麦峪村村民

五年前,赵凤霞家里只有三间土坯房。从她有记忆开始,村子就这么穷。“人家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我们既靠山又靠水,却一样也吃不着。”长久以来,为了保护水质、涵养水源,村里人谋生的主要手段是种玉米,村口和村后至今还保留着成片的玉米地。“玉米不值钱,但除了玉米,我们也种不了其他的。上世纪90年代,“虹鳟鱼”三个字突然频繁出现在赵凤霞耳边。

她不明白这是什么,只知道似乎有人在靠它挣钱。又过了五年,怀柔出现了“虹鳟鱼一条街”,赵凤霞这才恍然大悟:“咱密云水库出的鱼,让人家怀柔先发财了。”赵凤霞坐不住了,她开始动手修缮自己的房子,打出了“农家院”的牌子,菜单里赫然写着“密云水库鱼”。但说起生意,她眉宇间有些愁态。“说实话,生意不太好,来玩的人还是太少。加上我们自己不种菜,除了鱼之外,都得从市集上买,成本也不低。”可是她觉得毕竟有了奔头,“总比卖玉米赚的钱多了。”

敲边鼓  水库与库房的气质差异

过去对水库一直没有好感。仓库者,贮藏地也。关押着沉闷的空气和多时不见天日的陈旧,永远缺乏鲜活的气息。

库房一再给人阴郁寂寞的后台感,加上其功能就是为人类储备后续物资,所以又不可避免地染上功利色彩。但密云水库却让人几乎忘却了它的库房属性。它天水一色,令人眼界豁然开朗。因为山水之博大,它们得以牢牢掌握了这块土地的控制权,将人工雕筑的痕迹有效掩盖,使后者的封闭性和局限性变成次要因素,融入了山水的无限伸张之中。而山与水相互辉映的自然之美,又冲淡了作为蓄水之用的功利性,对于美的欣赏使得被储藏物也焕发出自由自然的气息。

密云水库虽在青山绿水间隐匿了它的库房属性,但水库周边的村庄却还沉溺在库房看守者的角色扮演中。看管库房的人通常少言寡语,面目严肃,因此,这里的民俗户们也颇具这种气质。你看,与大多数村民相比,这些农家院的小老板已经开始招呼客人,一方面,流露出的精明掩盖了淳朴,另一方面却又依然拘谨木讷,他们守在水库旁边,隐隐约约意识到这座巨大仓库的开放性,却又懒于思考或者拙于思考,采取了一种若隐若现、半推半就的迎合态度。他们的思维依然保持着原来的保守和滞后,这种晦暗不明的态度制约了水库魅力的发散,仿佛无形的藩篱,把靠近的脚步阻挡在外面。

看管不同的库房,人们需要不同的方式。对于密云水库而言,村民们也许得完成从冷漠守望到积极热爱的转变。那么水库就不再仅仅是一个库房,而是有无限魅力的自然奇葩。

密云水库旅游指南

自驾车路线:

往密云水库游览共有多条路线,三元桥-京密路-长城环岛-古北口方向;三元桥-京密路-长城环岛-太师屯水库观景台;三元桥-京密路-长城环岛-司马台长城;三元桥-京密路-密云县城-密溪路-梨树沟村五座楼森林公园。

住宿:周边的溪翁庄荞麦峪村、溪翁庄石马峪民俗村、白草洼村、尖岩村等都提供住宿,一晚吃住费用50元左右。离水库更近的小型旅馆也为数众多,大多在环库公路边,住宿条件比民俗村稍好,价格稍贵,约每晚百元左右。

住小型旅馆十分清静,从房间内即可看见水库风景。

特色食:全鱼宴,选用水库鲜鱼和湖虾,有12、14、20、24道菜一桌的,甚至有上百道菜一桌的。

点击量: 发布时间:2009/9/11 10:22:32
最新密云水库新闻
密云水库公益健步行
保卫密云水库的武警官兵
2009年密云水库蓄水量十年来最高
密云水库简介
密云水库旅游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