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农家院网 >> 京郊风景区 >> 斋堂川

斋堂川

斋堂川位于门头沟区西部。指清水河流经的以斋堂为中心的一段较宽阔的山间谷地,包括其支流的部分沟谷以及浅缓的山地和台地,东起斋堂镇法城村,西至清水镇的小龙门,南北长约60千米,东西长约35千米,俗称斋堂川五十八村。斋堂川以清水河为中心南北两侧高山绵亘,南侧有丫髻山风景区、大寒岭、清水尖、百花山风景区,北侧有灵山风景区、黄草梁,其中老龙窝、灵山、百花山、清水尖、黄草梁海拔均在1500米以上。斋堂川物产丰富,如煤窝、青龙涧、清水出产煤炭,双塘涧出产名为“白花玉”的玉石;农林产品众多,灵水村的核桃,大村的红杏,柏峪、龙王等村的杏仁都是名优产品。灵山是北京市惟一的牦牛放养地,清水镇为北京最早养殖虹鳟鱼的地方。西部地区植物种类繁多,其中小龙门森林公园有植物844种。斋堂川是北京古人类生活地之一。在东胡林村的黄土台地上曾发掘出新石器时代早期的人骨化石,距今1万年左右,定名为“东胡林人”,是古人类从山洞走向平地的标志。在燕家台村旁的龙门涧曾发现商代的贝币。斋堂的灵岳寺建于唐代,清水的双林寺建于辽代,齐家庄的灵严寺建于元代,均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齐家庄唐代成村,至辽代,斋堂川村庄已形成较大规模。明代沿河城至小龙门一线修筑了古长城,共建敌楼17座。斋堂为各关口中心,初设斋堂仓,存储军粮。明万历年间建斋堂城,长宽各500米,东西各设1门,齐家庄巡检司曾迁至此。此地东可达京师,西至河北,为京西古道要冲,军事战略地位十分重要。由于斋堂城的建立,在此形成了以斋堂为中心的地方性语言区域,与门头沟及北京市其他地区有所不同,称为斋堂土话。

“问我祖先在何处,山西洪桐大槐树;移民路上要解手,趾甲分裂有缘故。”

这是普遍流行于斋堂川、北京、河北乃至中国北方的民间口头禅。说的是百姓皆由山西大槐树移民而来。还有两个证据:一是上厕所叫“解手”;二是小拇脚趾甲分裂两瓣。那么,明初的移民到底是怎样一回事?移到了哪里?斋堂川里哪儿来的移民?姓氏来源怎样?笔者通过多年调查,试图破解人云亦云之谜。

一、明初八次大移民,迁至人少地多处。

这“山西洪桐大槐树移民”之说,在斋堂川里也和其它地方一样,父传子,子传孙,代代相传。对此,曾任北大党委书记的西斋堂人史梦兰首先提出了质疑,他在《斋堂民俗史话》一文中说:“据传说,现在的斋堂人,是从山西洪桐县大槐树底下迁来的。而这个传说,许多地方都一样。一直没能找到历史学家对此做个解释。”(《门头沟文史》第二辑)

质疑者,质疑问难也。即提出疑难问题来讨论,以求解答。史梦兰先生所说的“许多地方都一样”,就是怀疑;他说的“没能找到历史学家对此做个解释”,就是根据不足。对此我们不妨将传说与史料进行一番对照。

《大槐树下寻故乡》的传说这样写道:“元末明初,朱元璋和他的儿子朱棣,为发展生产、医治战争创伤,曾从山西南部进行过多次大规模的移民。来自各地的移民,都集中在洪桐县古大槐树下。官方在大槐树下设立移民机构,为移民们办理手续。然后将他们强迫迁送到河北、河南、山东、安徽、北京等广大人少地多的地区,让他们在那里建立家园。”该传说还有两个证明:一曰凡是从洪桐县大槐树底下迁移的,其后代子孙的小姆脚趾甲盖上,都有一道竖纹,即“两半的”,那是为防止移民逃跑大兴县令派人用快斧留下的记号。二曰从大槐树底下迁移来的人,后代子孙称上厕所为“解手”。因为迁移路上,反手被捆,大、小便必须解开才行。于是, “解手”成了这部分人的口头语。

那么,史书上又是怎样说的呢?在漫长的历史发展中,特别是都邑在北方的几个小王朝,对人口驱赶、迁移和大批被迫逃亡不可胜数。从汉至晋,南北朝至宋、辽、金,一直迁徙不断。明初洪武、永乐年间,先后有8次大移民,为时长达半个世纪。移民人数众多,分布在冀、鲁、豫、苏、皖和北京一带的20多个省市的400多个县中。据《明实录类纂》记载:

洪武四年(公元1371年)六月,徙北平山后之民35800户、109072人散处北平。后又从沙漠移民32860户,屯田于北平府管内之田。其中,宛平县41屯,6166户。

永乐初,“将丁多田少……之家,分其丁以实北平。”永乐元年(1403)八月甲戌,简直隶(南京)苏州等十郡、浙江等九布政司富民实北京。

永乐二年(1404)九月丁卯,徙山西太原、平阳、泽、潞、辽、沁、汾,民一万户实北京。

永乐三年(1405)九月丁巳,徙山西太原、平阳、泽、潞、辽、沁、汾,民一万户实北京。

永乐五年(1407),征调工匠30万人入京。

通过上述史料,说明确实在明初从山西向北京地区多次移民,也从南方和其他地方向北京移过民,而且也确实安置到宛平县多少屯。但是,移民资料只记载到县一级,没有移民至斋堂川的记载。

关于明初移民问题,尹钧科先生其所著《北京郊区村落发展史》中,有专章论述。其中,第六章第一节的题目就是“明初移民和大批新村落的涌现。”在文中他指出:明初,向北平地区移民,主要有四种情况:

第一、随着明军向关外进军和蒙古残余势力的败退,将山后遗民内迁北平地区……例如,宛平县有41屯。见于文献记载的屯名,只有京西屯、永安屯……数以百计的屯,必有遗存者。

第二、从地狭民稠的山西、山东等地向北平移民。“古狭乡之民,听迁之宽乡,欲地无遗利,人无失业也。”今大兴很多村庄是用山西省某些州县命名的,如“某某营”。还有以“圈”形成并得名的。明永乐间从山西、山东迁移而来的隶属于上林苑监的移民所建立的村落,大都分布在这一地域范围内。

第三、迁富户实北京,这些富户大都居住在北京城关厢。

第四、徙流民或罪囚于北京。由本省每人发给钞300贯,编成里甲,每甲先买牛5头,由顺天府所属州县内按每人拨荒闲夏秋田50亩,让其耕种。如大兴的“留民营”、昌平的“北流”、“大东流”村与此有关。

总而言之,移民目的在“民屯”,笔者以为,斋堂川处于西山深山区,山高土薄,无地可屯,不宜接收移民。

二、斋堂川地狭田少,姓氏五花八门。

前面我们从史料上看到了明初移民北京的情况,史料记录到县一级,未见斋堂有移民的记载;又通过历史学家尹钧科先生的论述,看到了移民宽乡,新建营屯的推断。现在,我们再从那民间传说中分析一下:移民非所愿,逃跑常出现,于是捆上手,“解手”大小便。据笔者所知,新中国成立之初,斋堂川人称如厕并非“解手”,而为“上圈”。这“上圈”之称,乃山村“人畜同圈”之故。笔者那时听“解手”为新词,如今之坐车称“打的”一样,可见系外来之语,非斋堂老话。至于这“凡大槐树下来的,小拇脚趾甲两半的”一说,笔者也曾作了小小考证。从北师大日本留学生那里得知,许多日本人小脚拇指也和斋堂人以及山西人有同样的特征,看来以小拇脚趾甲两半辨别是否山西移民不足为凭。

点击量: 发布时间:2007/11/16 23:28:00
最新京郊风景区新闻
十渡东湖港自然风景区--登华北第一梯,览三叠瀑布!
凤凰岭魏老爷与“舍利干”之谜
凤凰岭龙泉寺古刹
凤凰岭魏老爷传说
凤凰岭的由来
北京凤凰岭自然风景区
京郊风景区推荐阅读
白洋淀王家寨水乡民俗村
嘎子村--白洋淀文化苑
白洋淀文化苑
坝上草原旅游景点大全
隆化坝上双龙神树
坝上草原大海陀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沽源坝上草原金莲山庄风景区
闪电湖--坝上草原著名风景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