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农家院网 >> 京郊风景区 >> 坝上草原 >> 坝上游记 >> 写给自己的游记--坝上草原自游行

写给自己的游记--坝上草原自游行

从很多途径知道坝上,但真正让我动心下决心要去的还是因为看了张艺谋的《我的父亲母亲》,那一片让人迷醉的金黄,印衬出章子怡青春的脸庞,我为那样一个故事、那样的一种美感动得哭了。

今年其实去北京出差了好几次,甚至有8月份去过,(以坝上人的眼光来看,那才是真正黄金季节,)但都没有去,因为我最向往的是那油画一般的金秋。

9月中旬,我带着蓄谋已久的冲动,还有驴坛里有用的资料再次来到北京,我一定要去围场。由于工作的原因,我周一必须要赶回来上班,这意味着要赶周日的飞机回来,行程的改变,使得原来打算和我一起去围场的同事打了退堂鼓,我的思想压力也特别大,因为原来网上那些资料全是按2天安排的,能不能按时赶回来,真是让老干部遇到了新问题。但是大家的劝说还是抵挡不了坝上金秋对我的诱惑,我只退了两张票。

由于从来没有去过北京南站,我坐的士8点30分就到达,南站乱糟糟的,躺着坐着满地都是大包小包的人,的士司机下车前一句“小心钱包”让我更加紧张。我很小心地在人群中搜寻可以搭伴的驴友,终于有两个带着摄影包的人过来了,一问果然是去围场的,他们一共有7个人,我稍微安定了下来,接着是去售票大厅想买回程的火车票,被告知没有,我只好买了一份列车时刻表,查到要周日到北京的列车有两趟,2560次当晚11:23经过,第二天7点到北京。心又定了不少,至少不用担心赶不回去上不了班被老板开除了,最多少玩一点。

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到达四合永以后的交通问题,网上的资料一般推荐是在四合永坐班车到围场县城(4元),再转班车到机械林场(12元),从机械林场再包车去红山军马场(150元)。由于我的时间有限,我决定在四合永就包车,一来可以确保当天返回火车站,二来自由,可以在有限的时间内去尽可能多的地方。事后看,这个决定是十分英明的。

9月14日9:33──9月15日4:00 北京南──四合永

上了火车,却换不到一起的位子,只好和刚刚结伴的朋友进了不同的车厢,我又开始担心会不会睡过头,可别一觉醒来到内蒙赤峰市了,又和下铺的那个赤峰人聊了一下,发现赤峰没有什么好地方玩,看来只有拜托列车员提醒一下。

其实一路上都没有睡着,车厢里先是有人打牌,后有人打鼾,最主要是我不断在看时间,1点、两点、三点、三点半,还没等列车员叫我就先起来了。

4点钟,列车准点到达四合永站,在站台上与另7人会合一起出站,发现其实去围场的人还是挺多的,不少都是专业摄影师的打扮。

气温很低,我穿了一件厚外套还是觉得冷。先去售票处买好了回程票,2560次,无座,25大毛。出站来,昏暗的灯光下,一堆人涌了上来,全是问要不要包车的,我知道,我独自的旅程真的要开始了,除了我这个匆匆过客,不会有人是周六就要赶回北京的了。

从小我的革命警惕性就很高(不知道是不是小时侯受样板戏的教育多),长大后出差、旅游多,防人之心更是见长。上火车前我已经和老公约定,一包好车,就打电话把车号报给他。趁着还没有和另外7个人分开,人多势众,我赶紧从一堆司机里试着找一个老实点的。袁师傅是第二个找上来的,穿着一套灰色的西服(其实夜里根本看不出是什么颜色),感觉蛮干净的,问他包一天车多少钱,他说200,还反问我有多少人,我的警惕性又上来了,2、3个吧,我答到,反正我周围都是背着行囊的旅客,瞎说没事。看了看他的车,是一辆银色昌河,我犹疑了一下,因为有人告诉我要包吉普车,又问了一下车况,袁师傅拍着胸脯说没问题,这时候有人过来想一起拼一辆车,我只好实话实说,要一个人当天赶回来,当然不会有同路人,袁师傅说一个人就一个人,我拉你,保证安全。我终于上车了。冀H-N1644。

4:25──7:30 四合永──木兰围场──机械林场──红山军马场

四合永火车站外还是一片热闹的讨价还价的场面,我们开始出发了,后面没有一辆车跟上来。出了站,路上没有灯,天上是一轮弯月和繁星,四处无人,坐在车上的我一点睡意都没有,心里七上八下的。我努力和袁师傅谈话,好在他挺健谈的,我知道了他原来在镇政府开车,更早的时候在云南当兵,如果真是这样,我想他还是可以信赖的。

车到一个岔路口,前方路牌指示左向往围场方向,可司机却往右转,这时,袁师傅还打了一个电话,说是通知家里人出车了,我的神经不禁高度紧张,不会是准备打劫吧,虽然袁师傅解释说往右是一条新路更快,但我还是作好了时机不好就随时跳车的准备,直到后面一辆旅游车超过了我们,我的一颗心才算安定下来了,周围还是黑糊糊的,真是自己吓自己。

清晨的围场县城一片寂静,只有围场汽车站稍有光亮,好几辆车和司机都等在那里。等到进入机械林场范围内时,天已经蒙蒙亮了,但雾气很浓。我又担心今天的天气如何,袁师傅说,昨天天气很好,明天预报要下雨,今天应该是多云天,来玩没问题。

车终于到了塞罕坝森林公园门前,就如何省30元的门票我和袁师傅进行了讨论,袁师傅说你一个人我就说你是进林场买土豆的,看看能不能混进去。我把背包藏好,摘掉眼睛,准备迎接看门人的审查,结果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自是无法蒙混过关。

进了森林公园以后有大约30分钟的路全是石头路,昌河走得有点吃力,有两辆吉普车都超过去了。袁师傅大概也看出了我的不良情绪,一再解释说以后的路全是柏油路,好走。

天色越来越亮,太阳终于出来了,但由于云层厚,也不觉得温暖和刺眼。沿路风景也越来越美,虽然只是傻瓜相机,这种光线下效果不是很好,我还是忍不住拍了起来。袁师傅很老江湖的说,回来时拍,肯定好。

7:30──12:00 红山军马场──内蒙克什克腾旗草原牧场──桦木沟──射雕英雄传拍摄现场──将军泡子──红山军马场

在军马场休整了一下,师傅吃早饭,我绕到附近的小吃店打了几个平安电话给老公和北京的同学,老公问车号,我居然还没有记下来,只好又打了一次,好在这里的电话收费很公道,长途全是1元一分钟。

打完电话,和老板娘聊了起来,老板娘介绍说几十里外的桦木沟不错,还拿出了射雕英雄传演员的签字本,很得意地告诉我他们天天来这里吃饭。

出来后,发现火车站结识的7个人也已经来了,他们挤一辆吉普,看样子比我还要辛苦。等袁师傅吃完饭出来,我们向桦木沟出发,袁师傅对这一增加的景点似乎没有一丝要求增加车费的意思。

桦木沟是在内蒙-克旗内的一个林场。途中经过克旗的草原牧场,远方连绵的群山,无尽的草原,繁星般的羊群,几个小水泡子在阳光下闪着金光,真是美不胜收。我从没有见过这么多羊,而且北方的羊和我在四川云南见到的完全不同,毛长长的,太可爱了。我拍下了两只羊角斗的情景。

桦木沟不愧是摄影天堂,虽然季节稍微早了一个多礼拜,白桦林没有全黄,但是还是美得惊人,沟的两侧坡上是一片金黄,这种美让我简直不知如何拍摄,身在其中,我知道,那种原始的美是所有语言和摄影都无法还原的。我一个人在坡上静静坐了很久,什么也不想;我还从坡上冲到沟里,四周环顾,好似放映一部环幕电影。这里是那么宁静,我可以听见白桦树叶风中的歌唱,这一切似乎都为我而生。

从桦木沟出来,我们回头去将军泡子。这一条路越走越象沙漠,路两旁的草场退化得厉害,远处的丘陵似乎一个山包只有可怜巴巴的一两棵树。我们发现不远处停了不少大卡车,袁师傅说,走,去看看,可能在拍电影。

车只能停在外围,我们穿过沙漠,走到搭建的几个帐篷前,果然是射雕剧组正在拍戏。定睛一看,那不是郭靖──李亚鹏吗,正在帐外酝酿感情呢,先拍一张。又在帐篷外面的监视器里看他们拍“蒙古中军帐内议事”一节,导演是个年轻的,反正不是张纪中,一节戏拍了三次,其中一次居然把现代人放进了镜头。靖哥哥还是傻傻的样子,但怎么看还是有令狐冲的影子,也许是李亚鹏自己的影子吧。其实,我更想见到周迅版的黄蓉,因为黄蓉在我心中还是翁美龄的样子。可惜没有见到。

袁师傅看得正带劲,简直不想走。而我却想多去点地方,所以让他带我去将军泡子。

将军泡子的确够大,泡子里的水草丰美,拍出来效果不错,还可以见到野鸭子,但当地人说应该7、8月来,泡子里开满莲花,更美。来将军泡子就要骑马,环绕泡子跑一圈,很棒,这里的马比云南的大多了,四围的视野也更开阔,跑起来,马还会过水塘子,有点行军打仗的味道。由于时间关系,我只跑了一圈,10元。据说一天也才60-80元。

赶回红山军马场吃中饭。和袁师傅相处不错,请他吃了一顿丰盛的中餐,花去了45元,5个菜,还有啤酒。在饭馆又遇到了那7个人在打牌,看来真是有缘,他们上午在旅社休息,没有出去。看来两天时间就有得挥霍了。

12:30──4:00 泰丰湖-七星湖—月亮湖—白桦林、红叶林—塞罕塔

去泰丰湖沿路风光很美,有各色野花、白桦树林、以及红色黄色的灌木丛。但真正到了湖边,却有点盛名之下难负其实的感觉,不知是不是进去的时候收门票的缘故,外面那么多美景都是任看,这5元门票有点不值。泰丰湖可以划船,可以钓鱼,我见到两公婆在垂钓,安安静静的,很有一种意境,希望那条鱼永远不要上钩。

都说七星湖不如泰丰湖,但我看来却也不一定。七星湖里只有我一个人,看门人见到我一个人来玩,很惊讶,不过也没有客气,还是收我3元钱。七星湖由一条长长的栈桥进去,湖面不大,岸边的水草已经完全黄透了,一大片,将草丛中零星的几棵白桦树以及岸边的小木屋映衬得更加诗意。袁师傅找了一个吊床躺下,我却琢磨着想找一个高处拍全景,但要去对面的山梁上太远了,我只能抱憾而去,但看到了比拍到了更重要,不是吗。

月亮湖相比之下,就稍有逊色了,但我在那里拍到了夕阳西下。从月亮湖这里,可以看到百花坡,但是现在没有7、8月份百花盛开的美景。

回程的路上,东坝梁上观林海非常有气势,由于海拔高,这里的黄叶与红叶色彩极为鲜艳,当时阳光充足,我最美的几张照片都是在这里拍摄的。

经过滦河源头,实在没什么好说的,也就到此一游罢了。

塞罕塔也不是非去不可,这里原来是看林人了望以防山火而建的,现在用来让大家看森林公园全景。去的时候又是我一个,也就不用买票了。这里本来建了不少娱乐项目,但暮色下,人影全无,很萧条,门口卖旅游品的小店主一个劲哀叹淡季没有生意。我早上上车时为了安全也为了能多省点钱,告诉袁师傅我是大学生,后来他问是那所大学的,我随口说了一个“南大”,结果袁师傅到那里都告诉别人他拉了一个南京大学的学生,一个独行侠,一幅很得意的样子,我到后来也不忍心告诉他实情了。就让它成为一个善意的谎言吧。

4:00──6:30 塞罕塔—围场—四合永

回程很快,2个半小时就到了,一路上开满了当地人叫做扫帚梅的鲜花,我的心情也特别好,一切都在掌握之中。袁师傅也很高兴,因为可以当天赶回来和老婆孩子一起吃晚饭。由于火车是11点半的,我希望袁师傅帮我找一个能看球的地方,因为9月15日是我们主场对乌兹别克。

袁师傅介绍了一间火车站对面的旅馆,可以吃饭,双人房间带彩电10元,有叫醒服务。晚饭吃了围场特色菜围场白蘑,没有觉得特别好吃,可能在深圳待久了,吃刁了。吃完饭,正好回房看球,发现是孙正平解说,黄健翔果然在舆论压力下下岗了,不过好在不是韩乔生臭嘴,要不中国队真要遭遇不测了。

比赛真的很过瘾,虽然是一个人看,少了点气氛,但我还是很高兴。下半场,李大头进了一个头球,好,为深圳争光了。不好,吴承瑛抢先发任意球被罚出场,真笨,低级错误。我狠狠地骂到,你让我再罚一个任意球,非进不可,话音未落,范大将军一脚定乾坤,进了。电视里,我再一次看到小范眼眶里的泪水,它是那么地熟悉,我曾在金州主场对卡塔尔的惨败时见过;他又是那么陌生,它是那么难得地充满了胜利者的喜悦。我的眼泪也夺眶而出。

比赛结束,10点,我终于困了,睡了1个小时,被叫醒,去了四合永火车站,火车很准点, 没想到,火车上居然那么满,本来还打算补个卧铺,上去才发现能有个座位就不错了。由于困,我一幅落魄的样子,站了一会,居然有好心人给我让座,实在太累了,我千恩万谢但也没客气,一路就坐回来了。好久没有真正“坐”过火车了,滋味不太好。虽然不断醒,但我还是不断能再睡过去。

9月16日早6:50,火车到北京南站。时间还早,于是没有打的士,坐20路大巴到王府井,在麦当劳盥洗,吃了早餐。当我路经王府井教堂的时候,教徒正在做礼拜弥撒,教堂内金碧辉煌,当四个声部的赞歌响起,那种美与圣洁让我这个不信任何宗教的人也被感染了:感谢上帝,赐予我们食物,赐予我们和平,特别感谢你让我拥有一个美好的坝上自游之旅。阿门。

点击量: 发布时间:2008/8/9 19:42:15
最新坝上草原游记攻略
渐入佳境的感觉--坝上草原随拍
多伦坝上草原行记
坝上草原8月游记
我要去坝上草原!
2008坝上草原摄影组图
我的坝上草原骑马行记
坝上草原旅游五步曲
坝上草原之行 by 上善若水
坝上草原游记攻略推荐阅读
渐入佳境的感觉--坝上草原随拍
坝上草原之行 by 上善若水
我的2007草原二日游